苏雪林《溪水》赏析

作者:苏雪林《溪水》赏析 来源:未知 2021-08-31 06:01   阅读:

苏雪林《溪水》赏析作者:上传者:admin日期:07-03-14美文源自真性情——苏雪林《溪水》赏析溪水苏雪林我们携着手走进林子,溪水漾着笑涡,似乎欢迎我们的双影。这道溪流,本来温柔

苏雪林《溪水》赏析
作者:   上传者:admin  日期:07-03-14

美文源自真性情——苏雪林《溪水》赏析
溪水
苏雪林
   我们携着手走进林子,溪水漾着笑涡,似乎欢迎我们的双影。这道溪流,本来温柔得像少女般可爱,但不知何时流入深林,她的身体便被囚禁在重叠的浓翠中间。
   早晨时她不能面向玫瑰色的朝阳微笑,夜深时不能和娟娟的月儿谈心,她的明澈莹晶的眼波,渐渐变成忧郁的深蓝色,时时凄咽着的忧伤的调子,她是如何的沉闷呵!在夏天的时候。
   几番秋雨之后,溪水长了几稿;早凋的梧楸,飞尽了翠叶;黄金色的晓霞,从杈枒树隙里,深入溪中;泼靛的波面,便泛出彩虹似的光。
   现在,水恢复从前活泼和快乐了,一面疾忙地向前走着,一面还要沿途和遇见的落叶、枯枝淘气。
   一张小小的红叶儿,听了狡狯的西风劝告,私下离开母校出来顽玩,直到半路上,风儿偷偷儿地溜走了,他便一跤跌在溪水里。
   水是怎样的开心呵,好将那可怜的失路的小红叶儿,推推挤挤地推到一个漩涡里,使他滴滴溜溜地打圆转儿;那叶向前不得,向后不能,急得几乎哭出来;水笑嘻嘻地将手一松,他才一溜烟地逃走了。
   水是这样欢喜捉弄人的,但流到坝塘边,她自己的魔难也来了。你记得么?坝下边不是有许多大石头,阻住水的去路?
   水初流到石边时,还是不经意地涎着脸撒娇撒痴地要求石头放行,但石头却像没有耳朵似的,板着冷静的面孔,一点儿不理。于是水开始娇嗔起来了,拼命向石头冲突过去;冲突激烈时,浅碧的衣裳袒开了,露出雪白的胸臂,肺叶收放,呼吸极其急促,发出怒吼的声音来,缕缕银丝头发,四散飞起。
   劈劈拍拍,温柔的巴掌,尽打在石头皱纹深陷的颊边,——她真地怒了,不是儿戏。
   谁说大石头是始终顽固呢?巴掌来得狠了,也不得不低头躲避。于是水安然渡过难关了。
   她虽然得胜了,然而弄得异常疲倦,曵了浅碧的衣裳去时,我们还听见她断续的喘息声。
   我们到这树林中来,总要到这坝塘边参观水石的争执,一坐总是一两个钟头。
   
      《溪水》是一篇清丽感人的写景美文。作者运用拟人、比喻等修辞手法,使得本文语言清新传神,一条溪水被写活了,洋溢着生机和活力,让人百读不厌。
   《溪水》的语言特点在于以下几个方面值得品味学习:
    一是语辞美。《溪水》的语言美,不仅仅是表达的形式,而且成为了文章的审美内容之一,成了具有一定独立价值的审美对象。如同某些绘画,笔墨的美不只是绘画的形式,也是绘画的审美内容。
    二是描叙美。《溪水》的文字描写轻灵流动。作者不仅注意到了所叙对象,而且还专注于叙述本身。使读者在欣赏文章时,不仅注意到了叙的是什么,而且对怎样描叙的也会产生兴趣。这些“漂亮的话”未必华丽,也未必朴素,但一定是得体的、适度的。《溪水》的语言堪称得体而精当。
    三是意趣美。美文的灵魂是优美的意趣。意趣,是审美主体对客观事物情绪化的把握。《溪水》的语言富有诗情画意,富有情趣美,读之妙趣横生。
    自然,《溪水》的美,不止在语言文字的得体优美,更在于文章的真情性。正因为作者热爱生活,挚爱自然,所以通过专心致志地观察与思考,从而对大自然的特殊意义和没产生了独特感悟。这种特殊的感悟即文章内蕴的情、理、味,它使文章呈现出情感美——这是散文得以产生和存在的基础,如同胎儿之于母体。作者的个性感悟与语言的美所融合出的特殊笔调成就了这篇美文。

分享给小伙伴们:
苏雪林《溪水》赏析:如果本文侵犯了您的权利, 请联系本网立即做出处理,谢谢。
当前位置:精选文章网 > 自述作文苏雪林《溪水》赏析转载请注明出处。
下一篇:没有了
苏雪林《溪水》赏析相关文章